今天 :
当前位置:首页 » 农业工作 » 新型农业经营主体

丹寨县:黔山有草药 “开方”治“贫瘠


字体: 点击量: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视力保护色:

    6月19日,丹寨县扬武镇龙塘村的龙阿多一大早就约上了同村要好的几位姐妹,前往村合作社的白芨种植基地除草。龙塘村群山环合的几十亩田地里种满了白芨。有些白芨的叶子上略有些黄斑,当地称作“锈病”,因近日当地高温多雨的气候条件引起。

  “我们得加把劲,别让杂草把白芨根闷着了。”龙阿多拭了拭额头上的汗水,向周围的人鼓励道,“今年是我们村种白芨第三年,更要管护好,卖个好价格。”龙阿多所期盼的,也是黔东南州众多百姓所想所念。

两种帮扶:一种保底收购一种技术指导

  随着人民群众对健康和高品质生活需求日益增长,以中药材为基础的中医药产业成为国家鼓励支持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贵州掀起农村产业革命的热潮后,黔东南州乘势而为,选定利用中药材产业这个“药”方,以“公司+合作社+农户”“公司+基地+农户”组织模式,正致力于发挥好让百姓脱贫致富的“药”效。

  “‘订单农业’合作种植的模式下,公司为合作社提供种苗,又与之签订协议并制定保底价:药材成熟后,公司收购中药材按市场价执行;当市场价格低于保底价格,公司仍会按保底价格执行,让利给村民。”昌昊金煌(贵州)中药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邓乔华说。截至目前,昌昊金煌(贵州)中药有限公司在黔东南州、黔南州、铜仁市、遵义市、毕节市的41个县带动发展订单药材基地建设80多万亩,涉及何首乌、太子参、钩藤、 半夏、白芨、百部、黄精、前胡、仙茅、冰球子等30多个品种。其中在丹寨发展中药材种植36567亩,覆盖59个村15349人。

  昌昊金煌(贵州)中药有限公司非常重视“培训农民”这堂大课。除了发放种苗时集中开设技术培训课程外,还派遣多名技术员定期去各个合作社种植基地检查。技术员杨彦章、杨明超每月3/4的时间几乎都在走村串寨。“钩藤等中药材种植较为粗放,一年去看几次即可。而黄精、白芨等中草药管护相对精细,必须每周都要来看一次。”他们在丹寨县扬武镇生态移民农业产业合作社的种植基地里认真查看着黄精的长势,不时给龙道品等基地管理人员提建议:“及时除草,不然会影响黄精生长。”“这两天雨水多,雨后要及时疏沟排水,防止田间积水引起烂根。”“地膜撕口处,要用土压实,防止热浪烧坏植株。”……

  “一周以前刚拔过草,现在又长起来了。一晚上就可以长两三公分。”龙道品用手比划着。“这些杂草会与药材植株争夺土壤中的营养、光与水分。”杨彦章叮嘱,“春播、秋收,夏管理。除草成败关乎大家的种植收益。”

两份收入:一份土地租金一份劳作工资

  扬武镇生态移民农业产业合作社,是扬武镇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居民去年自发成立的。合作社以每亩地800元/3年的价格,共流转了羊排、羊望、瓦场等村近500亩土地,其中中药材种植占了一半。

  在种植着黄精的田地里,他们今年春季又搭建了许多水泥柱,用来套种吊瓜。“播种、除草等用工量大的时候,合作社每天需要雇佣70多人,工钱根据工作量80至110元不等,这比我们自家种地划算!”龙孝剑说,“这几年有企业帮忙,只要勤快些,不愁没饭吃。”“除了土地流转费,每月我还有2000多元收入。”杨光华说,和他同村的还有20几人也常来育苗大棚从事栽苗、除草等的工作。

  正如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务院扶贫办等部门联合制定的《中药材产业扶贫行动计划(2017—2020年)》提出的“要在贫困地区实施中药材产业扶贫行动,以建立切实有效的利益联结机制为重点,将中药材产业发展与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的精准脱贫衔接起来,基本实现户户有增收项目、人人有脱贫门路。”

“我们还为农户们多想了一道脱贫门路,鼓励他们对药材进行粗加工。”昌昊金煌(贵州)中药有限公司推广部负责人吴东告诉记者,“拿钩藤来说,如果是生枝条,我们以8.2元/公斤价格收购,而粗加工后的勾藤,价格上升至65元/公斤左右。”

钩藤每年有4个月的收获季正逢冬天。那时大山里家家户户都升起炉火。“我们村很多年轻人白天上山将枝条收割回家,晚饭后和老人们围坐在火炉边切割、烘烤钩藤条。”白头村村支书韦朝顶笑着说,“我就想起一个词:安居乐业。”

两个瓶子:一个孕育草木一个装满希望

  走在百姓“安居乐业”白头村,路边生长着不少开着菊形的淡黄色小花的植物。“我们当地人唤做‘黏人草’。后来听老人们说,这种草药可治疗风湿。”韦朝顶与吴东商量,“‘黏人草’在我们这山里很多,可以发展人工种植么?”

  “豨莶草,属全草类中药材(即草本植物的全株都可供药用),我们公司去年就开始培养了。”吴东笑着说,昌昊金煌(贵州)中药有限公司工厂化育苗中心引以为傲的技术就是植物组织培养技术,有句话便是“给我一枚叶子,还你一片树林。”

有一叶,就可成林。此言不虚。“只需从植物上获取一叶、一芽或一节嫩枝。无菌条件下,我们将离体的植物器官、组织、细胞、原生质体等在合适的条件进行离体培养,并诱导愈伤组织、胚芽体或丛生芽进行增殖。”工厂化育苗中心廖宇娟带着记者走到接种室外,隔着玻璃,记者看到工人们正将一片片嫩芽用镊子夹到玻璃瓶中,玻璃瓶底部置有淡灰色、果冻状的培养基。

  装有种苗的瓶子被整齐地摆放架子上,辅以灯光。有一批石斛的叶子已快要填满整个玻璃瓶,生机盎然。“直到植物的根茎叶都孕育完整,才可移栽到土里。”廖宇娟说。

  而另一瓶子,在一辆叫做“农本方”的中巴车里。“农本方”实则是一个移动的现代化中药房。中药被香港培力控股集团制成浓缩颗粒状装在瓶子里保存,共计670多种。药房系统根据中医师的处方,将处方中的中药配方颗粒经过电子秤、搅拌器等进行调配、混合、打包。

  “农本方”,是一个移动的现代化中药房。“像喝咖啡一样喝中药。”邓乔华说,患者拿到手的不再是传统中药房大包大包需蒸煮的中药材,而是开水冲服即可的小袋。邓乔华想象着,这辆移动的中药房,不久后将沿着毛细血管般的通村路、通组路,开往贵州大山中的村村寨寨,山区百姓看病就可以不再远行。“农本方”目前还停放在昌昊金煌(贵州)中药有限公司办公大楼前,车窗玻璃上映着湛蓝碧净的晴空与低缓起伏的山地,那是贵山灵草医药扶贫产业园的700亩基地——生长着“农本方”所需的药材,也生长着希望。


分享到:
0
上一篇:

相关阅读